四十八岁张扬明和四十五岁黄丽萍,他们是在珠海经餐饮生意,所以他们夫妇是长期住在珠海。但是,因为他们的十八岁儿子张永良和十六岁女儿张佩儿是在澳门念书。所以,张扬明夫妇就把张永良和张佩儿留在澳门的别墅。这里实在太清静了,日间尚有一个负责煮饭和打扫的女佣梅婶。晚上就只有张永良和张佩儿俩兄妹。 张永良总是觉得太寂寞,但是张佩儿却不然,虽然她的年纪比张永良小,但是早熟的她却已经长得婷婷玉立,身边有着一大堆男朋友,她经常肆无忌惮地讲几个钟头电话。 张永良一向很疼爱我这张佩儿,无论甚麽事情都顺从她。所以她对他的哥哥根本不存在避忌。她不但可以穿得很少在张永良眼前走来、走去,而且冲凉的时候,连门也不关。 不过,张永良倒很自律,他是从来没有对妹妹存有邪念。但是张佩儿却对张永良渐渐发育成熟的身体十分好奇。有时候,张佩儿甚至还会跑过去抚摸张永良壮实的胸膛。每当张永良从泳池上岸时,她都十分注意他泳裤里隆起的部位。 有一天晚上,张永良因为参加学校的活动,没有在家里吃饭。夜归回到家里。当他经过张佩儿房间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有奇怪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张永良不禁奇怪地走过去看看。谁知不看犹好,一看之下,不由得他的心卜卜乱跳。原来张佩儿一丝不挂地和两个赤身裸体的男人地搂成一团。张佩儿和那两个壮实的小夥子比较之下,她的肉体显得特别洁白、细嫩。 张佩儿趴在一个男人身上,用小嘴吮吸着他的阴茎。另一个男人跪在她後面,把粗硬的大阳具塞入她的阴道里频频抽送。 张永良立即转身回他的房间拿出一根木棒,冲进张佩儿的房间对着两个男人大声喝着说:“你们是甚麽人,胆敢欺侮我妹妹!” 张佩儿一听见张永良的声音,连忙爬了起来,赤身裸体地对着张永良,说:“哥哥不要动武,他们两个是我的同学,是我请他们来我们家玩的。” 张永良不好意思继续在房间逗留,只好退出来,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张佩儿晶莹的肉体仿佛仍然在他眼前出现。 张永良想到那两个男子的阳具倒和他差不多大小,可是因为他们不是张佩儿的哥哥,所以就可以进入她的肉体风流快活。 想到这里,张永良不禁血脉愤张,裤子里的肉茎也不由得膨涨起来。 过了一会儿,张永良听到外面有些动静。他想大概是张佩儿送走了她那两个同学。一切虽然恢复了平静,但是张永良的心情怎麽也平静不下来。他不禁伸手摸向自己的下体。 就在这时候,张佩儿突然推门进来。她身上只穿着半透明的睡衣,玲珑浮凸的胴体若隐若现。张永良连忙要把握住阳具的手缩走,但张佩儿已经看见了。 张佩儿微笑地坐到张永良身边,说:“原来哥哥也在自慰,不如让我来帮你啦!” 张永良连忙阻止的说:“千万别这样,我们是兄妹,不能乱伦呀!” 但是,不等张永良说完,张佩儿的手儿已经捉住了他那一根硬梆梆的阳具,笑着说:“又不是和你性交,怎麽可以叫乱伦呢?” 张永良无言以答,加上张佩儿柔软的手儿握住他的肉茎很舒服,就以张永良任她所为,不加阻止。 张佩儿的手儿把张永良的阴茎轻轻套弄,一对媚眼儿把他望得心慌意乱。张永良感到张佩儿实在太迷人了。 张永良浑身血脉沸腾,一股精液从龟头疾射而出,喷了张佩儿一脸。他连忙用纸巾擦拭她的脸蛋,同时说:“佩儿,对不起了!” 张佩儿对张永良妩媚一笑,说:“哥哥,你现在舒服了吧!刚才我和同学玩的事,你会不会告诉爸爸呢?” 张永良摇了摇头,说:“佩儿,爸爸和妈妈因为生意就比较少理我们了,只有我们俩兄妹相依为命,我当然会样样护着你,不过你也实在太荒唐了,怎麽可以一个对两个,将来怎样嫁人呢?” 张佩儿笑着说:“嫁人的事我现在还不想,现在最重要是玩地开心一点。其实,你刚才只看见我和两个男同学玩,有一次,我们在阿健家里大被同眠,那次共有四男、三女,玩起来才够刺激哩!” 张永良说:“玩是玩,你可要小心,万一玩出事来就麻烦了。” 张佩儿笑着说:“这我知道。我们都做足预防措施的。其实哥哥你也已经发育成熟了,应该交个女朋友了呀!” 张永良说:“我比较内向,男朋友都不多个,你要我到那里去找女朋友呢?” 张佩儿说:“我明天晚上就带周永昇和他的妹妹来一起玩,随便有个女人,都好过你刚才自己弄自己呀!” 张永良双颊发烧,说:“佩儿你又笑我了,小心我打你!” 张佩儿笑着说:“哟!恼羞成怒啦!我才不怕哩!” 张永良捉住张佩儿的手腕,她却把她的娇躯依偎入张永良的怀里,笑着说:“你打吧!我随你怎样处置都行!” 张永良叹了口气说:“你要不是妹妹该多好!” 张佩儿说:“永昇妹婿的样子不会比我差,她一定会令你满意哩!” 张永良说:“佩儿你还是回去睡吧!万一我忍不住侵犯了你就不好了。” 张佩儿笑着说:“你刚才已经被我弄出来了,我才不信你还能对我怎麽样。” 张永良说:“我被你这麽一挑逗,已经又硬起来了。你快走吧!” 张佩儿双手摸到张永良粗硬的大阳具,撒娇地说:“哇!你这麽强呀!比我那些同学还要利害极了,要是你不是我亲大哥哥就好了。” 张永良说:“所以你还是回去吧!万一我们都失去理智就不好了。” 张佩儿听了张永良的话,仍然恋恋不舍地握住他的肉茎,脉脉含情地说:“哥哥,是不是只要你不在我身体里射精就不叫乱伦呢?” 张永良答道:“我不知道,但是可能你刚才用手弄我已经就是乱伦了。” 张佩儿粉面通红,双眼湿润地望着张永良,说:“既然已经乱了,为甚麽不乱个痛快,哥哥,让我试试你这里好不好呢?” 张永良说:“佩儿,你刚才已经和同学玩过,明天又仍然可以和永昇玩,还是忍一忍吧!不要挑逗我吧!” 张佩儿瞪着张永良,说:“是不是我不够吸引力,为甚麽你不肯理我呢?” 张永良连忙哄着张佩儿,说:“一点儿也不是,只因为我们是兄张佩儿,我不能!” 张佩儿不等张永良说完,就用她的樱唇堵住我的嘴。接着,又牵张永良的手去摸她的乳房。张永良的手一接触她的乳房,便舍不得再放开了。 张永良把张佩儿的乳房又搓又捏,她舒服地呻叫出声。张佩儿把脚儿用力将张永良的裤子蹬下去,然後把头钻到他双腿中间,张开两片薄薄的嘴唇把她的亲生哥哥的龟头衔在她的小嘴里。 一种难予形容的快感使张永良全身几乎麻醉了。他如果不是刚才被张佩儿的手儿弄出一次,张永良相信很快就回把精液喷入她的嘴里。 张佩儿一边吮张永良的肉茎,一边把她的睡衣褪去。忽然,她骑到张永良的身上,把湿润的阴道套上他那粗硬的大阳具。 张永良第一次进入女性的肉体,对手又是自己的亲生妹妹,真是百感交集。张永良觉得很不应该使事情发展到如此。但他见到张佩儿陶醉的表情,又觉得很安慰。 张佩儿不停地扭腰摆臀,使她的阴道腔肉和张永良的肉茎挤压研磨。张永良觉得龟头痒麻。便争扎要和她的肉体脱离,并告诉她快要射精了。 张佩儿让她的肉体和张永良脱离,但是立即用嘴含着他的阳具拼命吮吸。张永良我终於把精液射入她的嘴里。 张佩儿把满嘴的精液吞咽下去,然後温柔地依偎在张永良的怀抱。他他们都累了。没有多说甚麽,就悄悄地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张永良醒来的时候,张佩儿已经不在身旁。她上学的时间比张永良早,看来已经不在家里了。张永良回忆了一会儿昨宵发生的事,也匆匆起床返学了。 黄昏,张永良回到家里时,女佣梅婶已经把饭菜做好。一会儿,张佩儿也带周永昇和他妹妹周嘉雯来到了。 虽然张佩儿告诉过张永良,周嘉雯已经和她们贪玩的一群大被同眠过。但张永良觉得她不像张佩儿那麽大方。她很斯文,说话的时候也是阴声细气的,十足一个温柔的女孩子。 晚饭过後,他们坐在厅里看电视。梅婶收拾好东西也离开了。张佩儿即把周嘉雯拖到张永良面前,说:“哥哥,我把周嘉雯交给你,你要好好应付,别让人家失望哦!” 说着,张佩儿就把周嘉雯的娇躯推坐在张永良的怀里。周嘉雯娇羞地望了他一眼,垂着头儿,一声不响地依偎着张永良。 张佩儿坐到周永昇身边,把手儿伸入他的裤摸了两摸,就把他的阴茎掏出来。笑嘻嘻地对张永良,说:“哥哥,你还楞着干甚麽呀!” 张永良被张佩儿一说,才把手伸到周嘉雯的酥胸。她的身材比张佩儿稍微丰润,乳房也特别饱满,张永良把手伸到她内衣里贴肉地抚摸,觉非常滑美可爱。周嘉雯不但毫不推拒,还挺着胸部任他抚弄。 另一边,周永昇和张佩儿已经脱光了衣服,一丝不挂地搂在一起。俩人还未合体,正在互相调情。 周永昇一手摸捏张佩儿的乳房,一手挖弄她的阴户。张佩儿的手里握住周永昇那条粗硬的大阳具,回过头对周嘉雯,说:“嘉雯,我哥哥头一次玩这样的游戏,不如你主动一点,帮他脱脱衣服吧!” 周嘉雯听了张佩儿的话,即开始替张永良宽衣解带。很快的,张永良就被她剥得精赤溜光。周嘉雯的手儿轻轻握住张永良的阳具,媚眼向他一抛。张永良立即会意,於是,他也动手脱她的衣服。 周嘉雯的上身裸露了,一对白嫩尖挺的乳房出现在张永良眼前。张永良双手捏着,把嘴凑过去吮了吮两颗嫣红的乳尖,然後放开,继续把周嘉雯的裤子褪下。 张永良见她的耻部光洁无毛,一个白馒头似的阴户涨卜卜的,中间一道粉红色的桃缝既可爱又诱人。 张永良把周嘉雯的娇躯抱在怀里。爱抚着肉体的每一部份。周嘉雯和张永良嘴对嘴热吻着,小手儿紧紧握住他的阳具,任张永良抚摸着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浑圆粉臀,珠圆玉润的玉腿和玲珑的小脚。 张永良望到张佩儿和周永昇那边,此刻周永昇的头朝张佩儿脚的方向趴在她上面,他双手捉住张佩儿一对白嫩的脚儿,埋头於雪白的粉腿,用舌头舔弄她的阴户。张佩儿也扶着男人的肉茎,把红卜卜的龟头又吮、又吸。 张永良摸周嘉雯的阴户,发现桃溪已经非常湿润。张永良让她双腿分开跨坐在他的怀里,周嘉雯手儿轻轻捏着张永良的硬物对准她的桃缝,把身体向他一凑。像昨晚张佩儿弄张永良我的时候一样,一阵温软和舒适又包围住张永良的龟头。 张永良望望周嘉雯的脸,她的脸蛋红红的,眉目间有无限春意。周嘉雯扭腰摆臀,让她的阴道和张永良的肉茎紧密配合。 张永良又把她的乳房贴在他的胸部,这时的张永良享尽温柔,他捧着周嘉雯的粉臀站立起来,把她的娇躯抱进他的房间。 张永良让周嘉雯躺在床沿,扶着她两条白嫩的粉腿,然後扭腰摆臀,张永良把粗硬的大阳具往她的小肉洞狂抽猛插。 这是张永良头一次挥舞着我肉棍在女子的肉体横冲直撞,从周嘉雯的反应来看,张永良应该做得非常出色。周嘉雯不但阴道里分泌出大量阴水,眼眶也湿润了。她被张永良弄得如痴如醉。 张永良告诉,周嘉雯,说:“我快要射精了。” 周嘉雯立即像八爪鱼似的把张永良紧紧搂抱。张永良终於在她的阴道里射精了,他软绵绵地压在周嘉雯的肉体上,她也很满足地将张永良紧紧地搂抱。 张永良的阳具渐渐在她阴道里缩小,终於滑出了来,周嘉雯温柔地帮他抹乾净阳具,张永良见到她那迷人的小肉缝里洋溢着他刚才射入的精液。 虽然周嘉雯已经不是处女,但是她毕竟是第一个让张永良在阴道里射精的女人。张永良和周嘉雯亲热地依偎着。 客厅里出来张佩儿放浪的呻叫声,原来她和周永昇就在沙发上肉搏。张佩儿的娇躯横陈,粉臀搁在沙发的扶手。耻部挺得高高,让男人的肉茎在她的阴道里抽抽、插插。 突然张永良问:“嘉雯!你哥哥有没有和你这样玩呢?” 周嘉雯说:“哥哥很风流,他那麽多女朋友都应付不来哩!” 张永良追问:“你们之间曾经尝试过吗?” 周嘉雯红着脸含羞地点了点头,问:“那你和佩儿有没有玩过呢?” 张永良说:“佩儿很顽皮,她昨天晚上骑在我身上用阴户套我的阳具。但我不敢在她的阴道里射精。所以你是我第一个让我占有肉体的女人。” 周嘉雯低声说:“我的第一个男人就是哥哥,他和我们的後母偷欢,碰巧被我看见了,他们怕我说出去,就把我拉下水。後来哥哥带我去参加他和同学的露营活动。我就是在那次活动认识你妹妹儿的,她和我同睡一个营幕。那天晚上,我们还没有睡,几个男同学就来摸营,因为女孩子只有三个,男孩子却有七、八个,所以每个女孩子要应付好几个男人。我记得曾经被三个男同学弄过。不过那时候黑灯瞎火的,到底被谁弄了都不知道。所以你刚才你我和那样玩才是最开心的一次哩!” 张永良抚摸着周嘉雯的乳房,说:“你的乳房很有弹性,好逗人喜欢哩!” 周嘉雯握住张永良的肉茎,说:“你这里也很壮,是我所试过最棒的一条。” 张永良问:“你哥哥现在还有玩你吗?” 周嘉雯低声说:“偶然都会的,他才没有你那些顾忌哩!每次他弄我,都一定要在我肉体里发泄的。他倒很会玩花式,但因为我是他的妹妹,所以和他玩的时候,我的脑子里老是有一些阴影,玩起来总不能尽兴。” 张永良抚摸周嘉雯光脱脱的耻部,说:“阿雯,刚才有没有弄痛你呢?” 周嘉雯笑着说:“我早就不是处女了,还疼甚麽,虽然你比较大,我还是可以容纳得来的,假如你有兴趣再玩我,我都乐意再陪你呀!” 张永良说:“好哇!我们今晚再来一次!” 周嘉雯笑着说:“我去一去洗手间,回头再和你玩!” 周嘉雯下床走出房门,经过客厅的时候却被周永昇捉住,虽然她几番挣扎,还是被她哥哥按在沙发上,把他刚从张佩儿身上拔出来的肉茎插入她的阴道里。 张永良心里的确有点儿恼怒。张佩儿却回头望着他笑,接着向张永良走来。她伸手握住张永良硬梆梆的肉棍儿,撒娇地笑着对张永良,说:“哥哥,永昇还未在我这里发泄哩!我们玩一会儿吧!” 张永良没有理她,但是她老不客气就坐在他怀里,把她那毛茸茸的肉洞吞没了张永良粗硬的大阳具。 这时的张佩儿脸红耳赤,双眼燃烧着熊熊的慾炎。张永良也被她感染。又见到客厅里那对兄张佩儿在肆无忌惮地交媾,简直也慾火焚心了。 於是,张永良反被动为主动,把张佩儿翻倒在床上,架起她的双腿,把粗硬的大阳具往她的阴道里狠命抽送。张佩儿高声呻叫来替张永良呐喊助威。 过了一会儿,张永良见到周永昇已经在他妹妹的阴道里射精,周嘉雯也捂住小腹进入浴室。 张永良觉得自己也快射精了,就想脱离张佩儿的身体,但是她死搂住他的身体不放,同时用力收缩着紧窄的小肉洞。 张永良忍无可忍,终於在张佩儿的阴道里精液疾射。张佩儿舒服地吐了一口长气,在张永良耳边轻声,说:“哥哥,你真行,妹妹舒服死了!” 张永良放开张佩儿,她风情万种望着张永良妩媚一笑。这时周嘉雯已经从浴室出来,张佩儿把张永良让给周嘉雯,自己拖着周永昇进入她的房间去了。 周嘉雯笑着说:“刚才玩得开心吗?” 张永良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地说:“我终於和佩儿做出不该做的事了。” 周嘉雯温柔地依偎着张永良,说:“有甚麽该与不该呢?你放心啦!为了能让男人尽兴地在我们的肉体发泄,我们都做足了避孕措施,你妹妹虽然和你性交,但是绝对不会有孩子的。我和我哥哥也是一样呀!” 张永良没有说甚麽,只是把周嘉雯紧紧拥抱。 周嘉雯柔声说:“你已经出了两次,别胡思乱想了,早一点儿睡吧!” 周嘉雯在张永良怀里睡着之後,张永良仍然久久不能入睡,但是张永良不知道睡了多少时间之後,仿佛觉得有人在玩他的阳具。 张永良睁开眼睛一看,原来周嘉雯不知啥时已经睡到床的另一头去,她正在用小嘴吮张永良的龟头,白玉般的双腿就横陈在他眼前。 张永良即时完全清醒过来,阳具也迅速在周嘉雯嘴里膨涨发大。周嘉雯没有停止吮吸,张永良也仔细地观看她大腿尽处那道洁白的裂缝。完全见不到任何不洁的迹像,看来周嘉雯昨晚已经洗得乾乾、净净。 於是,张永良也投桃报李,用唇舌舔吻她的阴户。周嘉雯十分兴奋,她两条雪白的嫩腿微微颤抖着,时而扭动着,像要逃避,又像不舍得张永良带给她的快感。 终於,周嘉雯把张永良的阴茎从她的嘴里吐出来,娇喘着说:“痒死了,我快忍不住了,你再弄我一次吧!” 张永良放开她的大腿。周嘉雯一骨碌爬起来,她粉面泛红,略带娇羞地对张永良,说:“我先在你上面玩一会儿,然後再任你玩。好不好呢?” 张永良点了点头,说:“当然好啦!” 大概因为已经有过一次合体之缘,周嘉雯现在的表现比刚才大方得多了。张永良望着她跨到我身体上面,小手儿扶着他的肉茎,把龟头对准那光洁无毛的肉缝,然後慢慢地蹲下来,让他的阳具进入她的阴道。 张永良伸手去摸她的乳房,她笑的着说:“你摸得我好舒服哩!要是用嘴吮,一定更有趣!” 张永良说:“你稍微俯下来,让我试试。” 周嘉雯把一只乳房凑张永良我嘴边,我含着她的奶头,像小孩子吃奶那样吮吸。张永良吮着她一只乳房,手里还摸捏着她另一只乳房。 张永良因为受到刺激,周嘉雯的阴道也随着他吸 吮她的规率有节奏地收缩着。周嘉雯换另一只乳房让张永良吮吸了一会儿,就伏在我身上,把双乳贴着我的胸部。 张永良说:“嘉雯,你的乳房真好玩,你的阴户也套得我很舒服。” 周嘉雯玩望住张永良妩媚,说:“我让你弄得浑身轻飘飘的,骨头都松软了,换你来弄我吧!” 张永良没有回应周嘉雯,他抱住她的身体翻了一翻,就把她压在下面了。张永良使劲地把肉棍儿往她的阴道里抽插,周嘉雯很快就进入了高潮。她的手儿紧紧捉住我的手臂,嘴里“伊伊哦哦!”地呻叫个不停。 张永良又一次在周嘉雯的阴道里射精了。 周嘉雯说:“你弄得我好兴奋哦!你先别急着拔出来,我要多享受一会儿。 这时,张佩儿闯张永良雯的房间,她笑着说:“你们还不穿上衣服,梅婶就快来了!” 张永良望望床头柜上的闹钟,已经快到中午十二点了。周嘉雯红着脸脱离了我的身体。她捂住阴户就要进浴室去。 周嘉雯对她说:“来不及了,你到我房间用浴室吧!” 周嘉雯出去後,张佩儿望着我沾满液汁的阳具,说:“你可要自己保重哦!下星期我们有个大型聚会哩!” 张永良笑着说:“还是你们女人好,可以越玩、越精神。” 张佩儿把我的衣服递过来,说:“你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吧!我见到你们男人射精时的表情,简直羡慕死了!” 自从和张佩儿试过打真军之後,张佩儿就没有再主动邀张永良性交。而且表现得比以前冷漠。张永良也不好意思撩她。 张永良想:“她之所以会和我尝试,无非是出於好奇吧!她有那麽多男朋友,排队对未轮到我啦!” 一个礼拜很快过去,又是一个周末的到来。当张永良回到家里不久时,张佩儿从外面进来了,她满脸春风地对张永良,说:“快换衣服吧!我带你去参加狂欢舞会。” 张永良换好衣服,张佩儿把他带到正在屋外等候的一架七人车,而车上已经坐有三对男女。张佩儿把张永良向他们介绍,并没有将车上的人对张永良介绍。 张永良坐在最後一排,他见到周嘉雯也在场,刚想和她打招呼,张佩儿已经把一个女孩子叫到张永良身边坐下,张佩儿则坐到她的位置。 在座的男、女除了张佩儿以及周嘉雯兄妹,其他的对张永良来说就都是陌生人了。他不禁觉得有点儿拘束。 呆坐了一会儿,那女孩子把手搭在张永良的肩膊,亲热地说:“哥哥,我叫姚慧芳,你喜不喜欢我呢?” 张永良望着甜蜜的圆脸,说:“当然喜欢啦!怎麽这样问呢?” 姚慧芳笑着说:“如果喜欢,就应该有点儿表示呀!” 张永良望望周围,只见其他的男女,包括张佩儿在内,都一对、一对的在互相调情。张佩儿身边的男人把手从她的衣领伸到她的酥胸抚摸着她的乳房。她也伸手到他的裤里摸索他的阳具。周嘉雯和抱住她的男孩子也是如此。 於是,张永良也把姚慧芳搂在怀里,双手抚摸着她的乳房。姚慧芳把樱桃小嘴凑过来向他索吻,张永良即把嘴唇覆在她的小嘴上。 姚慧芳把舌头儿伸进张永良嘴里,他们的舌头互相交卷。张永良摸捏姚慧芳左边乳房的手都感觉到她的乳房在急促地跳动着。 张永良的双手分两路向姚慧芳进一步突袭。左手穿过她的衣领捏弄乳房,右手探入她的裤腰摸索阴户。 姚慧芳的乳房饱满并兼滑美可爱,她的耻毛浓密而且桃溪已经非常湿润。张永良用手指轻触她的乳尖和阴蒂,逗得她浑身抖颤。 姚慧芳也开始向张永良反击了,她摸到他的肉茎,用手指在龟头上轻触。张永良竭力定着自己,眼睛望向周围其他人的动作。 张永良见到周嘉雯在替一个男孩子口交,其他女孩子大都骑在男孩子身上玩观音坐莲。张佩儿也是其中之一。 姚慧芳见张永良老望着周嘉雯,就在我耳边轻声,说:“想不想我也像她那样做呀!” 张永良点了点头,姚慧芳马上俯首於张永良胯下,把他的龟头衔入她的小嘴里吞吞、吐吐。张永良也用手指戏弄她的阴蒂。姚慧芳被他挑逗得浑身震颤,张永良也让她吮得龟头非常痒麻舒服。 就在张永良觉得快要在姚慧芳嘴里射精的时候,车子在一座郊外的别墅停下。他们稍微整理了衣服,便下车进入屋里的大厅。 里面已经有十来位少男少女先到了。主持人是一个年龄和张永良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她热情地招呼他们坐到沙发上。 接着,主持人吩咐男孩子们一个接一个地在其中一个房间脱光衣服,然後进浴室去冲洗。 那些女孩子们嘻嘻哈哈地望着每个冲洗完之後赤条条地从浴室走出来的男孩子。并且七嘴、八舌地评论他们阳具的长短粗细。不过,没多久就轮到男人们笑评她们赤身裸体的娇躯了。 当女孩子们陆续去冲洗时,坐在张永良身边的男孩子指着一个刚从浴室走出来的女孩子笑着对他,说:“她叫谢春桃,是名符其实的多汁水蜜桃,你和她试试就知道了!” 那个女孩子听到他这样说,也回应他说:“黄海南,别到处唱我好不好,我要是不多汁,还能让你们这些男人随便出出、入入吗?不疼死才怪哩!” 黄海南笑着对她说:“春桃,我并没有说你不好嘛!等一会儿再和我玩玩好吗?” 谢春桃说:“今天不打算和你玩了,这里那麽多男孩子,我都想和其他人试试!” 当主持人赤身裸体地从浴室出来时,在场所有的人都冲洗完毕了。她笑着对大家说:“现在我们开始玩游戏了。男孩子要对女孩子斯文一点,一定要遵循双方都乐意,不能霸王硬上弓。今晚十二点之前,男女自由组合,只准一、对一。但大家可以互相交换伴侣,十二点之後,我们将开始精彩的性爱狂欢游戏。各位男士们,如果你们精力足够的话,到时你们身边有的是女人!” 这时,有个男孩子笑着对主持人,说:“月萍,我今晚非常乐意和你做爱,不知你也乐意让我试试吗?” 主持人方月萍也笑着说:“凯宏,上次的活动因为男孩子人数比较多,结果让你有得看,没得干。这次就男女均等了,我先和你试试吧!” 那个叫杨凯宏的男人笑嘻嘻地把方月萍搂入怀里,俩人没多说甚麽,就以龙舟挂鼓的花式站立着交合了。 忽然,张永良发现站在他附近的女孩子正含情脉脉地望着他,张永良见她身材娟好,容貌甜美,他立即向她走过去,笑着说:“小姐,你好漂亮。我叫张永良,不知怎样称呼你。” 那女孩子笑道:“我叫许玉婷,不知你喜欢我吗?” 张永良笑着说:“你不但身材俏丽,样貌甜蜜,而且思文大方,我最喜欢像你这样的女孩子啦!我们交个朋友好吗?” 许玉婷向张永良投怀送抱,说:“永良!你真会说话,赞得我的心都酥麻了!” 张永良说:“是吗?让我摸摸看!” 张永良把手摸到她的酥胸,在她那雪白细嫩的乳房上轻轻地抚摸着。嘴里又称赞的说:“阿婷,我摸不到你的心,但是你的乳房实在太美丽了。如果能让我吻吻你的奶头,一定很有趣的!” 许玉婷握住张永良勃起的肉茎,对他抛了个媚眼儿,笑着说:“我让你一吻,下面会痒死我的,所以最好是你先把这里给我。” 张永良见许玉婷骚得入骨,便向她点了点头。 许玉婷又说:“我们到窗台那边去,我躺在窗台上任你玩。” 许玉婷把张永良拉到了窗台,就仰躺着把两条雪白的粉腿高高地举起来。张永良也老不客气地把粗硬的大阳具向她毛茸茸的阴户里插进去。 许玉婷舒了一口气,双手把张永良的身体搂住,让他的胸部紧紧贴着她涨鼓鼓的乳房。这时张永良觉得她的奶头很硬,像两颗葡萄似的在他胸膛滚动。张永良把粗硬的大阳具频频往她滋润的小肉洞里抽送,许玉婷兴奋得叫出声:“嗯!好粗啊!哦!好大啊!喔!哦!好硬啊!啊!好长啊!哦!插得好深!啊!” 这时,张永良见到周嘉雯也在附近和一个男同学交媾,她用一式猴儿上树赤裸裸地攀在男人粗壮的身体上,卖力地扭腰摆臀,拼命地用她的阴户套弄试试插入在她肉体里的肉茎。 张佩儿也赤身裸体的和一个男人抱在一起。由於场面太令人兴奋,张永良竟然很快就在许玉婷的肉体里射精了。 张永良有点儿抱歉地说:“玉婷!对不起,我太快了!” 许玉婷笑着说:“你说甚麽话呀!你的宝贝那麽粗大,弄我几下,我就已经够舒服的了,你要再搞下去,我还怕吃不消哩!” 张永良温柔地在许玉婷俏脸上亲了一下,说:“我抱你到浴室冲冲水吧!” 许玉婷点了点头。他们刚进入有时,姚慧芳和一个男人也进来了。冲洗的时候,姚慧芳对许玉婷,说:“阿婷,我好想和张永良玩玩,你可以让一让我呢?” 许玉婷笑着说:“好哇!我也想试试你的玩伴哩!” 姚慧芳投入张永良的怀抱,他们抹身之後,又相拥着走到客厅。张永良和姚慧芳在沙发坐下来,她对张永良抛了个媚笑,随即俯下来,用小嘴含吮他的阳具。 张永良抚摸姚慧芳丰满的乳房,享受她温暖的小嘴带给他快感。同时,张永良也观赏着客厅里的无限春色,他见到主持人方月萍已经和杨凯宏也已经完事,俩人正携手到浴室去冲洗。 姚慧芳把张永良的肉棍儿吮得铁棒般的坚硬,就吐出来对他抛媚眼。张永良当然明白她的意思。於是,张永良把姚慧芳抱到大腿,让他的肉棒藏入她的阴道里。 张永良一觉醒来,他身边是女孩子已经不知向了,只有怀里的江婉珍仍然活色生香。她早已醒了,一对乌黑的大眼睛含情脉脉地望着张永良,说:“张儿她们已经出去了,她们昨晚玩得很高兴,也赞你很够劲,除了我之外,其他的都让你玩到射精哩!” 张永良笑着说:“那我是不是也要在你的肉体里射精呢?” 江婉珍握住张永良的阳具,说:“反正你已经硬了,不妨再玩玩吧!倒不一定要在我的肉体里射精呀!” 这时张永良已经精力冲沛,那里在乎一个女人,他让江婉珍上来,一边摸捏她的乳房,一边让她用阴道套弄我的阳具,直到江婉珍身软无力,再令她躺在床沿,架起双脚抽送到射精。 这时,许月儿带着张佩儿从外面进来,她们的手上拿着他们的衣物。 张佩儿笑着说:“你们还在玩呀!已经散会了,我到处找你哩!车就要开了,快走吧!” 张永良和江婉珍匆匆穿上衣服,迅速跟张佩儿上车。 路上,张佩儿笑着问:“哥哥,你这次有没有算过出了几次,玩了几个女人呢?” 张永良说:“已经忘记了,要慢慢想才算得清。你呢?你和几个男人试过?” 张佩儿笑着说:“和几个男人玩过我倒没有去注意,好像在到会的男人都有进入过我的肉体,但是有射精的,就只有七个,在玩三对一的时候,还有一个射在我嘴里。另一个射在我的屁股里。昨晚很好玩吧!是不是呢?” 张永良说:“当然好玩啦!不过我觉得最有趣的,还是几个和我做爱的女人,对我讲述她们一些亲身经历的故事哩!”